陈毅在何战役中支持粟裕:反正我经常反对主席

  在淮海战役构想还没有完全确定之前,粟裕当时是反对急急渡江的建议,支持者中就有陈毅。陈毅当时有一句名言叫:“如果不是怕湮没了你的才华,我就去顶这个雷,反正我是经常反对主席的,扣帽子也不怕啊。”

  不经意的邂逅,经常蕴涵着宿命般的机缘。史料显示,南昌起义南下失利后,粟裕跟随朱德、陈毅上了井冈山。其时,20岁的警卫班长粟裕和比他年长6岁的团指导员陈毅相识,从此开始了跨越半个世纪的交往。

  粟裕担任连长之后,从实战出发,琢磨出跑山、严格战术纪律、射击、刺杀和投弹来提高部队机动能力和单兵素质的办法,在随后的七溪岭战斗、长汀战斗中,证明了他的练兵方法行之有效。这时,陈毅不仅及时发现了粟裕身上具有的军事潜能,还向推荐了这位连级军官,成为粟裕戎马一生中最初的“伯乐”。

  1930年12月,时任红十二军六十四师师长的粟裕,在第一次反“围剿”中,与兄弟部队协同作战,活捉了军第十八师师长张辉瓒,让诗兴大发,写了“雾满龙冈千嶂暗,齐声唤,前头捉住了张辉瓒”的著名诗篇。粟裕初露锋芒,给、陈毅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抗日战争爆发后,自1938年11月7日,陈毅与粟裕分别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正、副指挥开始,一直到1943年11月25日,陈毅赴延安参加中共“七大”会议,两人共经历了五年上下级合作,联系从未中断。在这段时间,两人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。

  1940年2月7日,农历除夕,陈毅写了一副“轻裘缓带羊叔子,食少事繁诸葛公”的对联,贴到粟裕的房门框上,以古代名臣羊叔子与诸葛亮做比,热情而真诚地称赞粟裕。由此可见,当时的陈毅对粟裕的军事指挥能力和人品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认可。

  除了对外赞许粟裕,对内陈毅也是大力支持粟裕。在淮海战役构想还没有完全确定之前,粟裕当时是反对急急渡江的建议,支持者中就有陈毅。陈毅当时有一句名言叫:“如果不是怕湮没了你的才华,我就去顶这个雷,反正我是经常反对主席的,扣帽子也不怕啊。”

  淮海战役期间,陈毅利用自己的威信,给粟裕在指挥战斗中以最大支持。当时的华东野战军下面名将云集,像叶飞、陶勇、王必成等,这些勇将对陈毅都服服帖帖,如果战役指挥中有什么梗阻,陈毅一个电话追过去就能搞定。

  有一个说法至今流传很广,说有一次,粟裕在调动部队的时候,有位纵队司令员在电话里和粟裕大声嚷嚷,陈老总和谭震林正在旁边下围棋,听到声音接过电话说:怎么!粟司令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,我们研究过的,你们不要讲什么价钱了!对方马上就不敢大声嚷嚷了。

  后来,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合并,陈当司令,粟当副司令,又在一起。渡江战役后,陈毅从中野回来了,陈当华东军区司令,粟当副司令,沙特石油设施被袭推升国际油价 国内石油概念股普遍上!陈、粟又结合在一起。到上世纪50年代初期,一个调总参谋部,一个调外交部,两人这才分开。